新闻资讯

山西:乔家大院的子孙

浏览次数:4996次文章编辑:不详文章来源:山西农民报

  乔家大院位于祁县乔家堡村,又名在中堂,是清代全国著名的商业金融资本家乔致庸的宅第。始建于清代乾隆年间,以后曾有两次整修,一次扩建,经过几代人的不断努力,于民国初年建成一座宏伟的建筑群体,并集中体现了我国清代北方民居的独特风格。2006年2月13日,以乔致庸为背景的45集电视连续剧《乔家大院》在中央电视台播出,与此同时,上海辞书出版社也推出了《乔家大院》同名长篇历史小说。

  在天津和平区赤峰道74号,有一座砖木结构的小洋楼,这里就是“晋商翘楚”乔致庸建于上世纪20年代的“大德通票号”。1943年,乔氏家族第七代乔燕和就出生在这里。从她保留的一张儿时与父亲的合影中,人们还能看到那块已经消逝的“大德通票号”木质招牌。

  2006年,通过电视剧《乔家大院》,人们对乔致庸以及乔家的传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民间甚至流传“从政必看曾国藩,经商须学乔致庸”。而把这段历史搬上电视荧屏的,正是乔燕和。不过,含着“金钥匙”出生的她,并没有传承乔家的衣钵从商,而是15岁入梨园,研习昆曲几十年。如今,年近古稀的乔燕和仍在北方昆曲剧院和学生们排练新戏。

  虽然已经在北京生活了几十年,但乔燕和内心深处,却始终有一个魂牵梦绕的家——山西祁县乔家堡村乔家大院。1990年,乔燕和第一次回到乔家堡,“当我第一次看见乔家大院时,感到很震撼。这里虽不是山西最大的宅院,却记录着乔家几百年来的兴衰,沉淀着祖辈们几百年来的晋商精神。”

  乔家的经营之道

  我省是中华民族的重要发源地,经济学家梁小民曾做过统计,从明朝初年到民国初年的500多年间,4大晋商的年总收入甚至赶上了清政府一年的财政收入。在清代全国的商业领域中,人数最多、资本最雄厚、分布最广的也是晋商。乔致庸就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  1818年,乔致庸出生在祁县一个商贾世家,是乔家第三代,人称“亮财主”。他执掌家务期间,乔家日益兴盛,成为我省富甲一方的商户。其下属“复字号”(乔家商号名称都冠以“复”字,人们将其统称为“复字号”)称雄包头,有“先有复盛公,后有包头城”的说法。乔家另有大德通、大德恒两大票号,遍布全国各地商埠、码头。至清末,乔家已经在全国有票号、钱庄、当铺、粮店200多处,资产达数千万两白银。有人说,乔家鼎盛时“富可敌国”,对于这一盛况,乔燕和并没有听家人提起,她唯一听说的是,乔致庸晚年时给北洋水师捐过一艘军舰。

  作为第七代,乔燕和并没有感到自己出生在一个名门望族。在她儿时的记忆中,乔家的家规很严格。“我从小接受的教育是不许浪费,不许在碗里剩下米粒。大人们还吓唬说,女孩子如果把米粒剩在碗里,将来就会找一个‘麻子脸’的丈夫。”长大后,乔燕和才渐渐从爷爷和父亲那里了解到一些家族的历史。

  乔燕和说,乔家的先祖是一位叫乔贵发的贫苦农民。乾隆初年,先祖为了摆脱贫穷,离开家乡祁县乔家堡到塞外谋生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“走西口”。10余年后,他和同乡开了一间经营粮杂的小字号“广盛公”,但由于生意不景气,面临破产。“在关键时刻,先祖的生意伙伴看他为人不错,相约3年后再来收欠账。先祖就这样起死回生,3年后不仅还清了欠款,生意还兴隆起来。”此后,乔家就立下家规,“慎待相与(生意伙伴)”。就是说,一定要谨慎考察生意伙伴的人品信誉,不本分老实的人就是利润再大,也不与之交往;一旦结交,在对方遇到困难时,就要竭力相助,即使明知无利可图,也不绝交。“从此,乔家有了经商重诚信的条规。不过,真正将乔家家族生意发扬光大的,还是祖爷爷乔致庸。”乔燕和说。

  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

  谈起祖爷爷,乔燕和相当钦佩:“小时候,爷爷时常会提起祖爷爷,说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。祖爷爷性格豪爽,80多岁了还能大口喝酒、吃肉。他一直坚守家规,诚实守信,聪明却不精明。祖爷爷很有文化,而且有创造力,总能在关键时刻抓住机遇。特别是在动荡的年代,他能将乔家产业做大,更重要的是知道怎样用人。”

  乔燕和说,乔家有条规矩:大小字号的掌柜,都不能由乔家人来担当,而是选择德才兼备的外姓人,并要做到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。“祖爷爷看人眼光很准,破格提拔了很多人。他培养的一位叫贾继英的人,后来成了中国第一任银行行长。”

  1900年,八国联军攻陷北京,慈禧、光绪仓皇出逃。路过山西因为缺少盘缠,只能向晋商借贷。许多山西商人都婉言推托,只有乔家“大德通”太原分号的经理贾继英答应了。他没有请示,无偿向朝廷捐了30万两白银。乔致庸听后,不但没有处罚他,反而提拔了他。后来,慈禧太后躲过灾难回到北京,为了还乔家的人情,将大量的政府税收汇兑业务交由乔家来经营。筹备户部银行时,慈禧又想起了贾继英,下旨授他官职,同时筹办户部银行,贾继英出任第一任行长…… 连载(一)

  乔燕和在筹拍电视剧 《乔家大院》时,看到了很多史料。“当年,乔家曾有个大掌柜叫马荀。因为他不识字,遇到需他签名时,‘荀’字经常写成‘苟’。当时商号能写会算的人很多,祖爷爷却选了一个文盲管理大商号。”乔燕和说,其实马荀原是乔家在包头“复盛西”商号下属粮店的一位小掌柜,但他经营有方,粮店连年赢利,甚至“复盛西”商号还需要这个小粮店来贴补。

  原本,一个小店掌柜是无资格面见大财东的,但马荀来到祁县时,称自己是“大掌柜”,要求面见大财东。乔致庸感到奇怪,便召见了他。乔燕和说:“马荀把包头的商业情况当面向祖爷爷作了汇报,祖爷爷发现他讲得头头是道,是个人才,就另给了他钱作资本,来独立经营粮店。”后来,马荀果然出手不凡,为乔家赚回了大把银两。

  乔燕和说,那时乔家的票号就已经有了股份制,员工可以根据资历和功劳的多少分得股份,每年定期分红。乔家也特别注重员工的利益,在乔家商号有这样的规矩:每年伙计们都有带薪的年假,如果要回家探亲,除了发放寄存的工钱外,商号还要另外给伙计做3套衣服,让他衣锦还乡。所以,当年进了乔家,就像是今天当上了公务员,衣食无忧。

  唯无私才可大公,唯大公才可大器

  乔家当年拥有大笔财富,乔致庸为了防止子孙沾染恶习、不求上进,定下了严格的家规。“祖爷爷治家极严,有六不准:不准吸毒,不准纳妾,不准虐仆,不准赌博,不准冶游(男女出外同游),不准酗酒。我想乔家兴盛200年,富了六代,这也是内在原因。”

  乔致庸共有6个儿子,他对他们的教育尽心竭力。在乔家,《朱子治家格言》是儿孙启蒙必读的书籍,如果谁犯了错,乔致庸就会责令他们跪地背诵,直到承认错误,磕头谢罪。他还常告诫儿孙忌“骄、贪、懒”,教育儿孙“唯无私才可大公,唯大公才可大器”,“气忌躁、言忌浮、才忌露、学忌满、知欲圆、行欲方”,“待人要丰,自奉要约”。

  乔致庸也曾想在儿子中寻找继承人,却无一理想人选。他对儿子也进行了认真分析:长子不可委以重任,因为他骄横跋扈;次子个性暴烈;三子过于老实,不是经济之才;四子朴实迟钝,不善于说话;五子是个书呆子;六子体质瘦弱,难当大业。最后,只能把家业交给了长孙乔映霞,也就是乔燕和的爷爷。

  “这可能是看中了爷爷身上有和他相同的品质——守信、敢作敢为。”乔燕和说,爷爷少年时正值康梁维新变法,他对康、梁二人很崇拜,对西方文化也很钦慕。“爷爷思想先进,在老家祁县创办过私塾;在别人还穿长袍旗袍时,他就穿上了西式衣裤。”

  “先派”乔映霞很好地继承了乔家诚恳踏实的经营风格,“宁可少赚钱,不能失信;宁可不赚钱,不能失信;甚至,宁肯赔钱也不能失信。”为了守住“信义”二字,不惜赔上身家。

  1930年,中原大战爆发,阎锡山、冯玉祥等联合发动反对蒋介石的战争。当时山西发行的钞票是“晋钞”,阎锡山失败后,晋钞迅速贬值,跟新币之间的兑换比例大概是250000∶1。乔家“大德通”票号的存款以山西本省的最多,如果对存款户以晋钞付出,大德通就可趁机大赚一笔。但乔家没有这么做,几乎动用了家族的全部积蓄,用新币付给存户。存款户没有吃晋钞贬值的亏,而已经陷入困境的乔家,则亏空数万两白银,雪上加霜,让“大德通”彻底走向了没落。

  对于家族的这段历史,乔燕和记忆犹新。“爷爷说‘大德通’是为此倒闭的。我们这么大的店号,不至于让自己陷入到衣食无着落的地步。但对一个个储户来说,如果我们不这样,他们就可能身家性命不保。”乔家一直坚持着这样的赔本买卖,直到1952年,最后一家“大德通”钱庄关了门。乔家两百年充满传奇的历史也宣告终结。

  “以前父亲就想为乔家立传,可惜1993年父亲突然辞世,这个愿望没能实现。”十几年来,这似乎是一个心结,常常萦绕在乔燕和心头。“前人做了很多事情,如果我们不去总结继承,就会慢慢荒废并被人们遗忘。”2003年,退休后的乔燕和终于有机会筹拍了电视剧《乔家大院》,她没有想到,这部电视剧会那么火,乔家的经商和处世之道一下子传遍了大江南北。

  现在,乔家已是第九代了。“乔家后人大多是公职人员,属于工薪阶层,普通而平凡,但还是很重视教育。”乔燕和介绍,家族中20个子女出了2个博士、3个硕士和12个大学生。“大多数人都在北京,因为人太多,工作也忙,在商议家族事务时,只好各家派一个代表参加。每隔几年,家族成员会一起去大院儿聚会,也是对前辈的一种怀念。”乔燕和说:“乔家的生意终结了,可乔家的精神却一代代传承了下来。我们这个家族70多口人,没有一个‘作奸犯科’的,乔家的后人们也一直恪守着祖先留下的规矩,诚信忠义。”(完)